男人不低头 第四千七百二十三章 别耍聪明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我掌心中被压缩到极限的毁灭之力,终于迎来了强势反弹!成长出来的黑球撑开我的五指,撼天动地毁灭之力随之扩散而出,势头比起眼前铺天盖地的黑焰更有过之无不及!

    迎来这波爆发,毁灭之力与黑焰的角力,前者毫无悬念的完胜!

    在“崩界重破”的极致破坏效果跟前,前一刻还耀武扬威的黑焰,这瞬间全成了纸糊的摆设,在不断扩散的毁灭波纹推挤分崩离析!

    节节败退的黑焰之中,接连传出来了黑日的悲鸣惨嚎。黑焰眼下的惊人杀伤力,是建立在黑日燃烧生命并化身与黑焰融为一体才得来的。现在黑焰被击溃,她自然也跟随着遭殃了!

    有星辰之力和“血燃”状态加成,“崩界重破”这一式终结技的威能发挥得淋漓尽致,已完全超过创始人利拉德的极限了,就算是黑日这般大能,在这一招面前也已是无可奈何了!

    黑焰如同丧家之犬,被毁灭波纹追击到了几近穷途末路。眼看着我已是胜券在握,然而就在这瞬间忽然又横生出意外来,原本以为已经葬身在黑焰之下的彩鲸,这会竟然又显现出了它的气息,并冷不防向着我喷吐出一大口浓稠气息来!

    直到它满目苍夷的巨大身躯再次现身,我才幡然醒悟,原来刚刚那一瞬间它利用自己的空间异能躲过了黑日的杀招!

    虽然借此勉强保住了性命,但彩鲸明显被烧得不轻,这会再次现身状态已大不如前了。而正因为如此,所以它陷入到了极度暴躁的状态之中,才刚现身便不管不顾,直接冲现在最强势的我发动攻势猛袭过来!

    我都有跳脚骂娘的冲动了。烧你的又不是老子,严格来说我现在可还是在给你报仇泄愤,怎么却反过来狗咬吕洞宾了?

    恼火归恼火,这会吐息都快要到面前来了,我只能在仓促间作决定,在继续诛杀黑日和回避抵挡彩鲸攻击之间选择一个。

    一刹那的犹豫过后,我咬咬牙决定暂时无视掉彩鲸。一口吐息而已,正面吃上也不会死,以此为代价把黑日赶尽杀绝,这笔交易还算划算!

    于是我不管不顾,驱策毁灭波纹把残余黑焰席卷一空。而几乎同一时间,我也被彩鲸恼羞成怒的攻击轰中,人如断线风筝般在半空中飞荡出老远,到落地时已俨然破损严重的人偶一样,浑身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比起外表伤势,我身体内里更是一团糟。而雪上加霜的是,天道之力对科伦达血脉有天然克制作用,在把这股力量冲击残余耗尽之前,我自身的治愈能力是别想了。

    亏得有“永恒不灭”的反哺,恢复速度虽然比不得科伦达血脉,但还是让我从衰竭状态之中缓过来一口气,得以第一时间鲤鱼打挺闪身挪移,否则再吃上接踵而来的第二发冲击,恐怕就不只是受重伤那么简单便能了事了。

    “这头混蛋怪物……”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的咒骂着,却不得不拖着一身剧痛重伤急速奔逃。彩鲸是真的已经气疯了,在黑日被干掉的现在,我已经成了它的唯一猎物和泄愤对象,它的全部怒火自然而然都往我身上发泄倾泻了。

    施展“崩界重破”,我的力量已经消耗得差不多,这会已几近强弩之末。幸亏彩鲸也被黑日烧得极惨,这会顶多也就发挥出巅峰状态的一半实力左右,这才让我得以耗下去,否则以它全盛时期的那个威势,我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?

    %(更;●新最N快上H◇$nR

    但它的能量储备和身体状态终究还是比我强多了,再耗下去形势只会对我越来越不利而已。

    还是只有逃跑这一个选择了吗?

    我如此想着,禁不住向星界大门又再偷瞄过去了几眼。

    少了黑日在旁边碍事,我自觉成功把握还是蛮大的。毕竟彩鲸估摸着也就怒火中烧泄愤而已,狙杀我的决心我反倒没感觉得出来,我执意要逃,它未必就会来得及反应豁出一切去拦截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瞬间,我忽然又感到了一股熟悉的能量波动!

    以难以置信的目光抬头看去,恰恰看到一抹黑焰凭空生成,并迅速扭捏成人形,重新现出黑日的身姿来!

    这个女人,竟然还没死?

    在“崩界重破”的冲击之下,我可以确定每一粒黑焰焰火都被湮灭得一干二净!这种程度的毁灭,也杀不了黑日?

    这岂不是等于说,我这一身伤势白负了!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我直有大吐一口老血的冲动!

    不过重生以后,黑日的状态也变得衰弱多了。别说维持她那喧天的黑色烈阳姿态,一身气息都已衰微得都快要维持不住世界之王的境界,比之现在的我和彩鲸都远有不如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所以黑日在忿怒的瞪了我一眼后,压下心中复仇的怒火,把逃亡放在第一位,转身径直往星界大门跑去。

    但不管我还是黑日,都低估彩鲸的警戒心了!

    黑日都还未靠近到大门前,又一道天道吐息喷出,赶在黑日之前先一步轰落到星界之门上!

    我蓦然大惊。星界之门可是我所知逃离外界的唯一通道!若是毁在这头怪物的吐息之下,我岂不是就得要永远被困在这里?

    要阻挡攻击已然来不及了。看着那一道七彩虹光炸散,我的心拔凉拔凉的,禁不住涌起了一股股绝望来。

    幸好下一瞬间光景让我重燃起了一线希望。这一口吐息威力虽然强,但星界大门的牢固程度却要远在我的想象之上,竟然半点被撼动的迹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击没能把大门毁掉,彩鲸很是不爽,又张嘴大吐一口氤氲彩气。这一次吐息并未炸裂,反而如同冰霜之力一样凝结在了一起,在大门跟前凝成一堵厚实的晶壁。

    这家伙倒是聪明,眼看没法毁掉我们的逃生通道,干脆便严严实实堵起来,不给我们钻空子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黑日便傻眼了。

    我对此倒是没有多少上心。再怎么厉害的晶壁封禁,在无常戒面前也都只是纸老虎而已,我就不信它还能挡得住我离开!

    相比较之下,还是眼前的黑日和彩鲸来得棘手。

    我已经没有多少力量了。

    黑日和彩鲸虽然都已进入衰弱状态,但黑日至少都不比我要弱,而彩鲸剩余实力更是我们三方之最,要在它身上讨得便宜来,难于登天。

    “喂,小子!”黑日传声过来:“你有能打破禁制的手段吧!我们合作,从这里逃出去再说!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信任你?”我冷笑了起来:“刚刚才差点死在你的手上,我哪里还敢信你的鬼话!你凤凰之身兴许能不死不灭,我可是死一次就凉透了,才不会跟你去赌!”

    在黑日重生以后,对她这个能力有所忌惮的我立刻切换出“真实”视野来,窥视结果总算是有所收获!

    这个女人,是天道秩序下的最强生灵之一,凤凰!

    而且绝不是一般的凤凰,完全不是我说知道的火烈鸟女王能够相提并论的,甚至传说中的千渡凤凰恐怕也远不如这个女人!

    也不知道她历经过多少次浴火重生才会有今天的成就,但我可以肯定,一两次的完全毁灭是不可能杀得死她的了。

    指不定天道把她囚禁在这片星海之中,便是因为无法杀得了她,虽然只是我的臆想,但我觉得离真正答案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难怪乎她可以毫不犹豫的燃烧生机换取力量,也敢用自爆的方式与敌同亡拖我们下水。

    现在她还有脸跟我提合作!跟一个杀不死的敌人合作?我又不是活腻了,鬼才知道她什么时候又发疯,对一个拥有不死之身的人来说,就算是再厉害的合作契约可也没有多少作用可言!

    “你竟然看破了我的真身!”

    黑日脸上写满吃惊。毕竟她在伪装自己方面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,就算在面对天道时也不曾被揭穿底牌,没想到现在却被一语道破了!

    可现在已容不得她再震惊下去了。因为她已成功的再次引起了彩鲸的注意,这瞬间庞大身躯一甩,又已横扫千军的架势向着黑日扫摆了过去!

    黑日手忙脚乱的往旁侧闪躲。我见状赶紧趁机会向着星界大门方向蛰伏过去,至于黑日与彩鲸之间的争斗,我半点掺和兴趣都没有,管它们去死,先保存我自己在说。

    但黑日并不打算让我如意。她固然被彩鲸追打得叫苦不迭,但还是腾出手来冲我洒下大蓬黑焰,摆明了是“我脱不开身你也别想好过”反而姿态。

    我匆忙抵挡下这些焰火,禁不住回头怒瞪向了黑日。黑日则昂了昂头,一副不怕我不就范的高傲姿态。

    “这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我虽然恼火异常,但也已经知道眼下是三个和尚没水喝的局面了,不得不妥协道:“你想合作也可以,拿出一个让我信服的方案来吧!机会只此一次,少耍滑头,不然就等着一拍两散吧!”

    在彩鲸的追击之下,黑日的日子其实也很不好过。现在我妥协让步,她自然是顺着台阶下来,急匆匆的回传传声道:“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,勉强再施展一次‘焰冕葬’,效力也会大打折扣,如果你也能出一分力帮忙牵制,兴许能暂时压制住这家伙也说不定,毕竟它也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过多迟疑,立刻点下了头来。我能用的超阶技和终结技都已用的差不多,力气也所剩无几,但若要说还能用的底牌,倒是还有。借由永恒激发的超阶技“永夜”,如果只是作为部分牵制力量的话,应该是还足够的!

    而黑日这个计划的最大可行处,是我和她之间并不需要接触,仅仅只需打一次配合而已。压制住彩鲸之后,打碎七彩屏障各自逃命,到那会再发生什么就各安天命了。

    这个妥协结果出来,我跟黑日没有磨蹭,立刻同时开始起行动来。

    “焰冕葬!”

    从黑日身上再次分离出一团炽烈黑焰来。她没有说谎,这一记杀招威能比起之前的要差远了,而且发出这一团黑焰以后,她原本就不济的力量气息进一步衰竭,已经到了几近油尽灯枯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是伪作,而是透过我“真实”视野观察得来的结果,最起码在这一点上他并没有对我撒谎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