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二个短处,则来自于“弑神”本身的使用限制。作为一根短矛,若是把它应用在短兵相接的近战之中,比之刀剑差得实在太远了,而且我也没有修行相匹配的高阶枪术技能,所以作为常规武器,不得不说它实在太“蠢”了。

    而像刚刚那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投掷出去,则是我想到弥补这个短处的使用方式。把所有力量集中到一点之上爆发,连一个世界之王的分身都抵挡不错,从结果上看使用效果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实战收获让我得到了对“弑神”的更大程度使用开发。默记下这些优劣势以后,我才把注意力转移回眼前的局势之上。

    击杀巴勒莫分身,我面临的压力理所当然的要轻上不少,可不代表我的麻烦就此解决掉,恰好相反的是眼下仅仅只是一个序幕而已。被施加了狂化诅咒的海人族舍生忘死的向我冲来,完全一副没完没了的势头,不把我彻底淹没绝不甘善罢休!

    我抖擞起精神来,双手连斩动作不停,剑光四处跃动不停,把所有海人族拦阻在防御禁制之外,没让他们越雷池哪怕半步!

    “他到底杀了多少了?”

    禁制之内的聚居点,邪煞族的族人们眼神定定的看着屏障之外孤军奋战的我,目光颇为复杂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是保持着冷眼旁观的态度,甚至不少人心中巴不得我死在海人族的围攻之下。可随着战况的推移,死在我剑下的海人族已经多到没有任何人能够数得过来了,他们的心境在悄然间发生了改变,不说对我产生感恩,但至少敌意已经在无形之间被消弭掉了。

    毕竟不管他们对我带着何种的偏见,至少此刻,我是在为他们而战,一个人把穷凶极恶的海人族挡在了家门之外。

    他们可没有忘记,为了挡下这些凶残的侵略者,有多少邪煞族人流血牺牲,以至于在家门前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而现在在替代他们流血牺牲的,是我。

    我用这笨拙、但赤城的真心表达出诚意,邪煞族族人们总算铭刻在心里头了。

    而作为转折点的,是其中一个邪煞族强者提出的建议:“我们也发动攻击吧!让外人替我们守御家园,我们却只眼睁睁看着,死之国的战士可还未窝囊到这种地步去!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,以最快速度得到通过。聚居点原本就已提到顶点的临战状态,此刻锋头一转,挪移到海人族们身上,火力全开!

    无数魔武气劲在海人族集堆处爆发,海人族攻势稍缓,我的压力为之一轻。感知时刻外开放监控整片战场,这种积极变化自然第一时间传递了过来。苦心孤诣终于得到理解,我的精神为之一震,手中之剑越发凌厉,对那些发狂的海人越发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而把这批海人族压垮的最后一根稻草,则来自于沈雪冰的回马枪。她显然同样透过某种手段监控全场,这会眼见我已经成功赢得死之国人的信任,便不再放任我孤军奋战,带着养精蓄锐完毕的弟兄们,以雷霆之势杀了回来!

    .y*

    内外夹攻之下,只凭一腔气血的狂热海人们,最终免不了败亡的下场,被愤怒的傲仙城战士和从聚居点中杀出的死之国民众合力碾碎。

    两支队伍在战场最正中央胜利会师。领头的程涛和海人族强者遥遥相望,默契颔首以后,分别后撤开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达成的脆弱共识可经不起误会,这会保持距离对双方来说都是好事。当然,这不包括顶尖级别的强者。沈雪冰就没有管顾那么多,径直越过众人落到我的身前,搀扶起不知不觉间已经杀至脱力的我。

    在胜局奠定下来的时候,我松下一口气,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超越了体力所能承受的极限。高阶真神也是人,那死亡领域一般的剑围,每一剑削出都是需要花费神力的,即便跟我的力量储备比起来微不足道,但积少成多也足以拖垮我了,看看周围那堆叠得间不容隙的海人族尸块便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着科伦达体质时刻调配体力,恐怕我都坚持不到现在,早就力竭败亡。由此可见沈雪冰确实有先见之明,若不是她及时出手,恐怕我就成了自作聪明的蠢货,把自己也给交代进去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