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我的陪伴下,沈雪冰的抑郁一扫而空,又恢复了我记忆之中的活力和明媚。我们言笑晏晏相谈了许久,直到那浓浓的昏沉感又再袭来,她这次却非常执拗的不肯合上眼皮,即使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依旧倔强的睁大眼睛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睡吧,你睡醒了我也会还在的,我保证。”我对沈雪冰哄说道。

    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相守则是最温暖的承诺。

    沈雪冰可以很精明,和可以很痴傻。傻到只要是我说的,她就愿意去相信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当然不会是骗她的。我累了,哪都不想去了,只想跟她厮守完这生命的最后时光。

    按照惯例,沈雪冰这一睡起码得睡上两三天时间。而我就打算在这里等着,专注的等她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只要沈雪冰在我的身边,我可以就这样海枯石烂的坐等下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我如此想着的时候,庭院的大门却被莽撞的推开了,一条娇小身影从外急匆匆撞了进来,还未挺定便叫喊了起来:“姐夫!”

    闯进来的人是小水。可此刻她却没有了往日的灵动,身上虽然清理过了,但却带着掩不住的血腥杀气,显然是前不久才打开杀戒过。

    她紧张的盯着我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着,正要把话说出口,却被我一个噤声的手势压了回去。

    -fM正》e版_首w、发;}f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再大的声响都不可能吵得醒沈雪冰,我还是不想干扰到她,轻声对小水道:“有话到外面说吧,别吵到你大姐了。”

    小水这才察觉到自己的莽撞,会意的点了点头,先走出了院子外等候。

    我为沈雪冰整了整被子后也站了起来,走出房间去。

    见我走出来,小水正要开口,却先被我给发问了:“你刚刚到哪里厮杀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一些魍魉族的余孽,杀了也就杀了。”小水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之上扯淡,话题马上就转了回来,小心翼翼的询问:“姐夫!师傅他告诉我,告诉我说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我已经时日无多了,是吧?”我替她把后半句给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骗人的,对吧?”小水脸色发白:“姐夫的气息不是好得很么?你那么厉害,又怎么可能会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骗人,我剩下的时间确实不多了。”我很平静的说道:“不是伤病,也不是强敌,仅仅只是我的本我人格要被吞噬而已,可那已经跟死没两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会这样,怎会这样……”小水如遭雷击,反复呢喃了几遍以后才接受了这个事实,然后带着哭腔道:“一定还有办法的吧!对了,我去求师傅,他老人家一定能帮得了你!”

    小水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,正要转身折回去找清风,却被我叫住了:“小水,姐夫其实很怕死也很不想死,可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。姐夫都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了,你为什么就不接受呢?”

    小水怔住了,空洞的眼神之中渐渐被泛涌出来的绝望灌满,终于“哇”的大声哭了出来:“你死了,那我怎么办啊!我这么办啊!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毫无保留的真情流露了。抛下这句话后,小水别过身往外奔逃而去。我对着她的背影伸出手,原本还想挽留抚慰几句,最终还是放下手来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憧憬崇拜或是什么,小水这丫头对我动了情这是我能感觉得到的,只是我却不能接受。曾经的年少轻狂,以为女人是多多益善越多越好,但随着阅历和成长,越发觉得每一份感情都是沉重的包袱。背上去容易,想要割舍时便是千难万难了。

    小水还年轻,还有未来。她早晚会把我们的感情沉淀会普通的亲情,只是在此之前,伤害是无可避免的了。

    因为过于专注小水本身,我并没有发现她身上还黏附着另外一道微弱的灵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因为在我面前他格外小心注意隐匿自己存在的缘故。

    而若我能感知到这灵识的话,一定会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虽然强度与巅峰时期完全无法相提并论,但这道灵识与此刻被囚禁在我翡翠幻境之中的鬼王完全如出一辙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